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 改造工事 >

渡江作战亲历记

发布时间:2019-08-31 01:4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49年渡江战役前,军主力已在三大战役中大部被歼,已经完全丧失向我方进攻的能力,而人民解放军则已在力量对比上占压倒的优势。我各路野战军已有百万部队逼近长江,强渡长江之战已如箭在弦上。

  反动派为了保持江南半壁山河,待机卷土重来的目的一面玩弄“和平”阴谋,一面积极进行最后挣扎的军事部署,妄图凭靠长江天堑,阻止我军向江南的大进军。根据指示和当面敌情,决定组成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采取宽正面、有重点的多路突击,于4月20日,发起了举世闻名的渡江战役,虽然岁月如流,70年过去了,但我脑海中时常涌现起当年扬子江里那种震天憾地的万顷波涛。当年那些惊心动魄的战斗画面和无数勇士叱咤风云的英雄形象,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我所在的24军是中路突击集团的右翼,任务是在无为县以南,土桥一带长江的弯曲部位首先强攻渡江。正面对岸铜陵、贵池一线军。尽管江防上的敌军将士已多无斗志,但其沿江堤构成的居高临下的坚固工事,以及可以封锁坦荡满面的火力网,还是足以构成对我强渡部队的严重威胁。毫无疑问,我们军面临的将是一次艰苦激烈的战争,是部队为保证渡江成功而进行的准备。

  进军江南,尽管据守江岸的军多为屡败之师,但浩浩奔腾的长江,毕竟是名副其实的天堑。我军进军江南连机帆船也没有,只能以民间的七大八小的杂色木船来摆渡。而长江沿岸的各种船只,早已被军劫持到南岸,所以为了征集船只,是在深入的动员下,在地方党委以及江边居住群众大力支持下,从各方面征集到一千多只船只。许多渔民船工驾船报名参加送大军渡江的船队。管船的干部对待船工平等相处,关心生活,这和军拉船抓夫、烧船抢掠、残害百姓的种种暴行,恰成鲜明对比。影响所及,各地群众纷纷向渡江部队提供船只,有些渔民船工甚至全家驾船自百里之外赶来参战支前。在拥有现代化军陆海空立体防御面前,人民解放军赖以强渡长江天堑的,竟是这些渔民船工驾驶的原始木船,这是一个奇迹。

  进军江南是一场硬战,因此必须突出战前训练。突破敌人陆海空军组成的江防,强行渡江登陆,是我军的一个新课题。所以部队在三月间进抵江北时,除了抓紧进行渡江物资器材准备,对战士进行形势任务和政策纪律教育之外,还大力抓了渡江作战各项技术、战术的组织训练。在烟波浩渺的巢湖中,在皖中各江汊河湾里,指战员冒着寒风冷雨,在凉冰冰的水中演习,摇橹划浆,掌舵使帆,上船次序,登陆队形,船上射击,联络讯号,武装泅渡等等,这些对北方战士来说需要几个月才能学会的“课目”,竟能在一两周的时间即能大体掌握,我军指战员们,这需要付出多少辛劳。在临战准备中。有的化装成渔民,越过大堤,涉足江边,尽可能地抵近观察对岸的地形;有的参观炮兵阵地,利用观测所的炮镜,仔细观察敌阵的工事,把侦察结果画在纸上,再反复对照,力求准确,然后进行沙盘作业,制订战斗方案。每个营连都明确了自己登陆的攻击地段和战斗任务,保证在登陆后短时间内拿下敌堡或集团工事。在这期间,作为渡江的二梯队,早已先后拔除了敌军设在江北的棕阳镇、土桥等前哨据点,扫清了江北的残敌,为渡江前锋部队开辟了沿江阵地。

  进军江南,必须组织渡江侦察。我军组织百余人的侦察队,在地方党委和兵团共同组织人员指挥部,在人民群众拥护下勇敢机智、灵活果断,深入南岸敌纵深,以明察暗访、逮捕俘虏等方法,查明长江南北两岸十几公里多处敌碉堡、工事、实力部署等等,为渡江作战收索敌军情报。

  进军江南必须充分做好后勤保障工作。经过政治、军事、后勤等一系列充分准备,我军上上下下士气高昂,信心十足,绣织在毛巾、挎包、碗袋上的“将革命进行到底”彩色字样,格外令人醒目。到四月十九日,强渡长江浩繁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只待统帅部的一声令下了。

  1949年4月21日,、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令。可是实际上伟大的渡江战役发起时间要早一天。4月20日,这首先是因为,由中共代表团与政府代表团经过长时间的谈判所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是在4月20日为南京政府悍然拒绝的,解放军向江南进军在政治上更加主动。

  当天,中突击集团军、我军在战将王必成军长指挥下率先大兴强渡,总前委对此寄予极大的期待,特由总前委成员之一、第三野战军副政委谭震林亲自到我24军指挥作战。我时任24军炮兵团骨干集训指导员,参与炮兵群编成和指挥。在渡江前,我隐身在树丛中,面东眺望,是日天气晴朗,江面上风平浪静,浩荡的江水由西南方向奔流而来,向东北流去,成群的野鸭在江中游嬉,对岸绿树葱茏,看不清守敌的动静。直到下午5时,我军开始炮火准备,才撕破了这大战前的沉寂。军各炮群下午5时开始的射击,还仅仅是试射。他们自进入阵地后,即按照各种炮的战术性能明确划分了射击区,将对岸15公里以内地带完全置于我炮火的覆盖之下。观测兵把本炮分工摧毁的大小目标早一一测量好了,分别编号,注明经过精密计算的具体射程。实战证明,炮兵们的准备是卓有成效的,单配属军的炮兵群,在下午5点钟的试射中,就将对岸紫沙洲、闻新洲敌前沿阵地的22个碉堡摧毁了20个。

  总攻的时刻终于到来了。船队刚离开江岸,堤后各炮群主火光闪闪,轰然齐鸣,真有雷霆万钧、排山倒海之势。船队就在炮火掩护下,向着到处火光迸裂的对岸前进。船行途中,曾遇到敌炮火的拦阻,夜色中隐约可见炮弹激起的水柱,但我军船只直往前驶,深为自感有幸参与这一史无前例的伟大壮举而豪情满怀。很快就听到前面响起激烈的枪声,70师209团5连8班首先登上敌岸,获得“渡江第一船”的光荣称号。

  我跟皮定均副军长率领的前指船随由陈仁洪为师长的我军主力70师登陆之后,就在滩地卧倒,观察战斗进展的情况和前进的道路。这时,正面由左到右数百米江堤口火光闪闪处,响起阵阵冲锋枪和手榴弹声,想是我各突击连正在攻歼江堤工事的敌人。忽然,我听到一种异常的呐喊声,在战场上常见的喧杂声中,这喊声象一部交响曲中一串不协调的音符:“老八路过江喽!中央军快投降吧!”“老八路过江喽!中央军你跑不了啦!”“逮活的呀!”“……!”这喊声我估计是出自支前的船工之口。这些山东船工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他们是胜利者,他们有权利呐喊,欢呼!这些船工可能不晓得,就是首先突破“中央军”江防的部队,并不是“老八路”,是七兵团的两个渡江前锋军——24军和21军,前身都是老资格的新四军部队。

  突破江堤工事的战斗进行得很顺利,紫沙洲守敌已大部分被解决,我军乃以一部在洲上搜索,肃清残敌;大部队乘胜追击,于拂晓前抢渡夹江,占领了铜陵县境的江边阵地。至此,我军渡江雄师70师已经首先踏上了江南的土地。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是1949年4月21日凌晨。我沿着江堤观看了已被摧毁的敌阵地工事,穿过了江心洲,在晨光熹微中随部队渡过了夹江,进入刚刚解放的铜陵县境。从所经村镇撒满街道的爆竹纸屑中,可以想象到当我军先头部队到达时,当地居民迎接大军的热烈场面。

  当天下午在正当我军72师于昨晚登上紫沙洲的同时,友邻部队也在强大炮火掩护下,一举登陆,突破鲁港、荻港到铜陵一段江防阵地。守敌在汤恩伯严令催逼下,曾组织数次反扑,均被我军歼灭。我军各部一面巩固滩头阵地,一面向纵深发展。至晨六时许,已前进20公里,控制了铜山、岳山、羊山尖等制高点,以神速动作,出敌不意直逼繁昌城下。经过21日白天的勇猛进攻,贵池、铜鼓、顺安、等城镇守敌,或被歼,或逃窜,这些城镇当即为我军先后占领。

  当军在芜湖以西地段的江防被我军突破后,汤恩伯于21日慌忙飞赴芜湖,监督其第七绥靖区的20军和22军等部,组织防堵和对我军进行反击,犹图堵住溢口,挽回战局。但解放军的总攻却已雷霆万钧般地劈头压过江来。21日晚,我军西突击集团和东突击集团同时发起进攻,当夜突破江防工事,并以锐不可当之势前进,在22日西突击集团解放了安庆,并进占了江南的彭泽、东流等城镇;东突击集团左翼十兵兵团主力,一举突破了长山、王师塘、天生港等地的敌江防阵地,并击退了江阴一线敌军三个军的数次反扑,于当日进抵香山、南闸、横土、百丈镇之线公里、南北十余公里的滩头阵地,此外,还争取了江阴要塞七千守军起义,从而控制了江阴炮台,封锁了江面;与此同时,中突击集团主力则继续攻击前进,占领南陵,守敌88军大部被歼。

  至此,军倚仗的千里江防,在我中、西、东三只铁拳的锤击之下,已呈土崩瓦解的局面,全线守军纷纷仓皇溃退。各渡江部队接到的是相同的指示:追击前进!在以后的几天里,“追击前进”,成了各部队参谋部门每天重复发布的例行命令。这是胜利的追击,又是艰苦的行军。部队冒着连绵的春雨,由顺安、钟鸣一带山丘地带斜插过去,路旁片片竹林青翠欲滴,岩畔杜鹃花娇艳怒放,我欣喜地领略如此美丽的江南风光,大大消除了行军的疲劳。军情紧急,行军日以继夜,当夜过南陵山区时,在蜿蜒的山道上,凡崎岖处都有群众高举火把,为行进的部队照明。还有些群众在路旁守着木桶,把一杓杓热茶递给行进的战士。24日中午,我们在蒙蒙细雨中到达宣城。当通过城外长长的桥亭时,两侧拥挤的坐卧着敌军的伤员和散兵,发出一片乞怜的哀号声。沿途这一切见闻,生动地呈现了这次伟大的战役的特点:我军的大进军,蒋军的大崩溃,人民的大翻身!

  连日的强行军,于4月27日晚到达广德。就在我们由南陵向宣城兼程疾进时,东突击集团趁敌军部署总退却之际,果断进击,第十兵团于23日相继解放丹阳、常州、无锡等城,切断了沪宁铁路;第八兵团也于23日相机占领了镇江和南京,并争取敌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率舰艇25艘在南京以东江面起义,迫使另一部舰艇23艘在镇江附近江面投降。总前委针对沿江守敌全线退却这一情况中,及时调整部署,命令中、东两突击集团主力,分别沿丹阳、金坛、溧阳这一东线,和南陵、宣城、广德这一西线,两路向长兴、吴兴地区会师,切断京杭国道,完成战役合围,聚歼将由芜湖、南京、镇江等地南撤之敌,包围于广德以北、郎溪以南的山区。陷在合围圈中的,有军第四、28、45、51、66等五个军,以及南京的党、政、军、警机关部门的逃跑人员。

  我们军接到命令后,不顾连续强行军的疲劳,冒着连绵的春雨,向指定地区兼程疾进。这时,我才恍然意识到,部队几天来披星戴月,越山渡河,冒雨跋涉、忍饥耐困、艰苦的连续行军,原来就是为了实现统帅部运筹帷幄的这个围歼计划。这次战斗的意义非同寻常。这是宣告南京蒋家王朝垮台的一战,也是中外瞩目的一战。

  从南京、镇江和芜湖等地狼狈逃窜的蒋军先头部队刚到广德城郊,就被从数百里外赶来的我24军拦头截住,并且迅速地陷入各路我军的严密包围圈中。这个在包围圈的中心是广德城北的山区,该地山岭重叠,林木蔽天,敌军陷入这个进退维谷的绝境后,建制混乱,首尾不能相顾,各自漫山遍野地逃窜,我军略加攻击,即交枪投降。28日战斗开始不久,数以万计的俘虏已从前线日我各部冒着寒风阴雨,翻山越岭,穿过丛林,四面八方向被围之敌奋勇攻击,当我突击部队插入敌阵后,敌人不敢迎战,回头就跑,但却无法逃出我大军合围的铜墙铁壁,只好纷纷投降。至下午5时许,我各路攻击部队已在包围圈中心胜利会合。战士们密布在山谷及丛林中,捕捉溃兵及收集敌军丢弃的武器弹药和物资。疲惫不堪的敌军散兵,在山坡上淋着雨等候我军收容,只要一名战士领着几个俘虏走过,他们便纷纷自动跟上,刹时便成为一长列的俘虏群。此次战斗为时仅两天,八万余敌全部被歼。

  金光四射的朝阳,把长江照得闪亮,江南人民一片欢腾,向江南进军的暴风雨,正猛烈地席卷末日的蒋家王朝。

http://rangabilla.com/gaizaogongshi/48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